主页 > W超生活 >萧慧敏:睡梦中扯下被单‧是阿Ken摸我胸 >

萧慧敏:睡梦中扯下被单‧是阿Ken摸我胸

2020-08-02
阅读指数:506
萧慧敏:睡梦中扯下被单‧是阿Ken摸我胸(吉隆坡4日讯)备受关注的“狮城DJ被控非礼案”于週二续审,本地着名主持人萧慧敏供证时称,案发时约凌晨4时,她在睡梦中惊觉有人触摸其左胸,接着她的被单也遭人扯下,当时她非常确定是一个男人干这事,而对方后来转身走向房门处,她靠着柔弱的灯光看出这个男人就是任职新加坡电台主持人的被告“阿Ken”刘永健。现年31岁的萧慧敏在主控官的引导下告诉法庭,“因为我要知道到底是谁干这种事,所以我一直盯着这个转身就走的男人,从我的角度看到是一个男人的手扯下我的被单,然后就看到那个男人就是阿Ken的样子。”她再三说明,其酒店位于6楼,当时房间内未有开灯,她只是单靠街头照射进房间光亮,通过身形、浓密眼眉和短髮和样貌认出对方就是阿Ken,并强调她曾与阿Ken见过好几次面,所以认得出他。丁奕澄称被压胸舔耳她披露,事后,另一名受害人丁奕澄(译音)就捉她的手呼唤她。“丁奕澄问我到底发生甚幺事,还说阿Ken是不是很奇怪,之后就告诉我她刚才同样被阿Ken性骚扰(遭挤压右胸和舔舐右耳);之后我不知其他人(参与派对者)是否同样被骚扰,所以就赶快分头叫醒其他人。”她之前声称,除了她、丁奕澄、龙纹敏与派对主角郑靖婷之外,还有另5名女性朋友参加派对,包括Shin、Penny、Angeline、Zenda以及Jasmine,她们同样是在这间套房内的其他房间过夜。据悉,May子和阿Ken是临时出席派对。她们当时是在文华东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租下附有数间睡房、客厅和饭厅的酒店套房,以替郑靖婷举行告别单身派对。丁奕澄也是案发当天派对的主办人。而丁奕澄也向法庭出示收据,表明共为当天的派对购买了11支酒精饮料,包括9支红酒和两支香槟,当中有3瓶是要带回家自用。顾虑友情挣扎是否要报警萧慧敏说,她遭阿Ken非礼后,曾犹豫是否要报案,不过,另一名受害者丁奕澄遭被告挤压右胸和舔舐右耳后,产生阴影,甚至崩溃哭泣,因此她最后决定与丁奕澄报警。萧慧敏也是第二证人,她于週二上午首次上庭供证,在主控官娜迪雅副检察司的引导下披露,她确实是在事发()后两天才决定报警,主要是她必须考量多方面的理由,毕竟被告是好友“May子”的未婚夫。“我们挣扎着要不要报警,他(被告)摸我的胸部,我必须考虑好几个原因,我真的很伤心,May子也很伤心,我们都很伤心,因为这是第一次面对我好友的未婚夫触摸我的胸部。”她深知,一旦她真的就此事报警,她将无法再面对好友“M a y子”;而后者即将嫁给被告的消息亦高调曝光,因此不知报警会对May子带来甚幺影响,所以她在事发后的两天内考虑了很多。May子(刘慧美)与萧慧敏是中学时期老友,迄今认识超过18年,两人毕业后各往不同领域发展,May子成为本地电台主持人,而萧慧敏成为电视台主持人。丁奕澄哭泣崩溃然而,萧慧敏说,自事情发生后,丁奕澄对本身遭挤压胸部和舔舐耳朵的阴影挥之不去,心中难耐那一晚被侵犯的噁心感觉;只要逢提及此事,后者都会为此哭泣甚至崩溃。“她甚至曾在工作时想起这件事而崩溃,必须请假休息,所以我犹豫着到底是不是应该只是顾及好姐妹(May子)的感情,而选择不报警,还是怎样呢?最后我选择和丁奕澄报警。”丁奕澄:遭压胸舔耳不是幻觉虽说派对参与者都几乎喝过酒,可是丁奕澄强调,她并不是发梦或幻觉遭到阿Ken挤压右胸和舔舐右耳,反之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她指出,当她感觉到有人大力挤压右胸和舔舐右耳时就惊醒了,转过身就看见“阿Ken”躺在身边,而这一切都是实实在在地发生,所以她不认同辩护律师拉蒂花所说这一切是发梦或幻觉而得的情景。“当时我确实有喝醉,被挤压右胸和舔舐右耳的首一两秒,我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是当我醒来,转过身看到被告确实躺在身边,所以这不是我想像出来的。”指看到被告躺在身边她述说,当时她是害怕地问被告“还好吗?是不是喝醉了,要不要叫醒May子”,可是对方摇头,而她则跑到厕所清洗被舔舐的耳朵,因为感觉很噁心,过后出来还看到阿Ken站在房门处,然后坐在客厅的地上,她再问是否要叫醒其女朋友(May子),可是对方同样摇头然后离开了。“我转过身就看到刘永健,所以我很肯定,刚才的事(非礼)是他干的。”否认为帮丁奕澄捏造事实辩护律师咄咄逼人地质疑,萧慧敏或因被夹在两名好友之间左右为难,最终选择报警协助丁奕澄控告阿Ken非礼,惟遭到萧慧敏强烈反对。萧慧敏坦言,May子和丁奕澄都是她的好姐妹,事发后也确实挣扎了两天才决定报警,但这无关要帮助丁奕澄控诉阿Ken而捏造事实。“我被阿Ken摸胸和扯下被单是确实有发生,而丁奕澄也是在我告诉她事件前,就已经说了她被非礼的遭遇,我不是要帮助她才向警方捏造事实。”她解释,在技术上她并未报案,只是一名协助调查的证人而已,因她与丁奕澄相约报案当天,在她和母亲抵达吉隆坡警察总部前,丁奕澄已投报并在录供。“警方基于我的遭遇时间、地点和涉及人物一样,就告诉我丁奕澄已在报案时提及我的名字,所以开启一个档案就够了,我以证人身份录供即可。”另一方面,她在接受主控官盘问时,强调被告未经她同意触摸其胸部,已经算是非礼或性骚扰。在此案中,控方将传召7名证人,除了丁奕澄与萧慧敏,还会传召案件查案官与4名当天出席派对的人士。男性加入派对丁奕澄不自在对于临时有一名男性加入姐妹最后单身派对,丁奕澄对此非常不自在,惟后来因主角郑靖婷、友人龙纹敏和萧慧敏都认识阿Ken,所以才无奈接受。萧慧敏指出,当大家吃晚餐时,龙纹敏告诉大家May子传来简讯说要祝贺郑靖婷,并要和大家拍一些照片,所以要和未婚夫阿Ken临时加入。“在派对前,我都不曾和May子通手机简讯,都是龙纹敏联络,而当时丁奕澄认为姐妹约会,突然间有个男的加入,好像有点不自在。”但她说,最终大家仍接受阿Ken的临时加入,并说本身和丁奕澄其实和阿Ken并不熟络,只是经May子介绍知道他是May子的男友,而她之前也只是见过阿Ken约6次,多数都是因为May子生日等。问及当时阿Ken看起来如何,她认为,阿Ken当时看起来还好好的,只是稍微有点倦意,可是未见他有脸红还是其他不正常的状况出现。指阿Ken玩游戏时有喝酒萧慧敏指出,阿Ken在参与“看图猜字”(Pictionary)游戏时,确实有喝下一些酒,甚至期间上厕所时,不知何故被反锁在主人房的厕所内。她接受辩方律师拉蒂花交替盘问时承认,她知道阿Ken在玩游戏期间喝下一些酒,同时亦曾使用主人房的厕所,但她不知为何后者被反锁在厕所内,而May子曾到厕所看个究竟。拉蒂花质问:“为何有人突然反锁在厕所内,你不会觉得好奇要去知道发生甚幺事的吗?看他(阿Ken)是不是喝醉还是不舒服之类的?”萧慧敏回应说,基于事后看到阿Ken安然无恙地出来,所以就未多加理会,后来当她到主人房睡觉后,期间是否有人使用过主人房厕所则不得而知。在玩看图猜字游戏当中,据她所说,一行10人共分成两组大玩这项游戏,当中输家必须接受喝酒惩罚,而当时May子和阿Ken被分为同一组,而她则是另一组成员。靠房外街灯光线认出阿Ken辩护律师拉蒂花质疑非礼萧慧敏及丁奕澄是当中一名男性化女生,并非阿Ken!起初她一再质疑为何萧慧敏在毫无光线照射的情况下认出阿Ken,甚至还要求萧慧敏说出当时阿Ken转身离开的衣着;惟后者仅说出当时只依靠一些酒店外街上灯光,依稀认出那是阿Ken,至于到底穿甚幺衣服则不得而知。当她提及摸胸和扯下被单的“看似男人”人士会不会是他们其中一名女性朋友Shin时,萧慧敏立刻做出否认,直言这根本是不可能。“Shin看起来略胖,短髮和大眼睛,即使她打扮比较男性化,但绝对不是她,我知道不是她。(律师问:若不认识Shin的人,会不会把Shin当男生?)确实是会的。”至于阿Ken扯下被单的动作,会否是要叫某人起身时,萧慧敏驳斥有关说法,认为若要叫醒她,理应扯下被单后站在一旁,然后对她说一些话,而不是就这样走开。未婚妻睡在数呎外距离萧慧敏强调,对于被告在她熟睡时触摸其胸部,她感到非常难过和生气。她甚至难忍心中激动地说:“当时他(被告)的未婚妻就睡在离我房间不远的客厅,就只有几尺的距离,但他(被告)却走过来非礼我的胸部。”被告知经过May子激动哭泣萧慧敏指出,当她们告诉May子事情经过时,May子表现激动并一直哭泣。她在法庭上说,事发后她们几个女子马聚在一起讨论,“我们当时没有叫醒睡在客厅的M a y子,因为不知道她知道事情后能否接受,因为她即将要嫁给阿Ken了。”她披露,一行8人最终决定叫醒M a y子并告诉事情经过,M a y子当时很激动并一直哭泣,不知道该做些甚幺,甚至还决定应否展延与阿Ken的婚期,当时其他姐妹们都一直安慰着May子。“然后,有人建议叫阿Ken离开酒店房,当时约早晨6时,May子叫醒了阿Ken然后离开酒店,之后我们也睡着了,而直至早上9时,May子回来酒店向我们道歉,还告诉我们阿Ken说没干这种事,因此May子说若阿Ken真的曾这幺做,就向我们道歉。”事后,她们即于当天早上10时或11时离开房间,而两天后她才决定向警方投报,而报警前May子和阿Ken也一直传送很多简讯和打电话给她,恳求她的原谅并一再道歉。新闻背景阿Ken被控2罪行现年28岁的阿Ken是于去年9月10日被控上庭,他週二在友人陪同下现身法庭,妻子May子亦现身庭外,不过在案件开审后就离开。他被控两项罪行,首控状指他于去年7月22日约凌晨4时30分,在槟榔路的文华东方酒店(MandarinOriental)门牌604的房间内,向31岁又9个月的女子丁奕澄行使暴力,即企图非礼对方,摸其胸部和舔对方的耳朵。次控状指他在上述相同日期、时间与地点,非礼萧慧敏,即掀开对方被单及摸其胸部。‧2013.06.0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