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普生活 >我扮演「大鸟」的日子 >

我扮演「大鸟」的日子

2020-07-10
阅读指数:635

我扮演「大鸟」的日子

  操偶师卡罗尔・斯平尼(Caroll Spinney)在1969年接下了芝麻街(Sesame Street)偶剧,扮演知名主角「大鸟」(Big Bird)与奥斯卡(Oscar the Grouch)的工作,他非常意外自己竟然一做就超过45年,在芝麻街受到各国作为英语推广的教学影集后,大鸟变成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甚至曾收到来自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邀请信,希望他能在太空任务中演出大鸟,激发孩子们探索宇宙的慾望。

  2015年五月,侧写卡罗尔故事的纪录片《I Am Big Bird: The Caroll Spinney Story》在美国上映,电影围绕在扮演大鸟、隐藏于戏服下的卡罗尔成功故事,更介绍了芝麻街及其节目的幕后推手们。而英国卫报在电影上映前,藉由访问卡罗斯,让他亲口告诉你关于他的人生故事。

我扮演「大鸟」的日子

卡罗尔回忆访谈

  我八岁时,买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布偶。是一只猴子,我花了五分钱买的。我收集了一些废木料搭建成一个迷你布偶剧院。然后我的第一场演出,赚了32分美元,我觉得成果非常不错,那也是我将在长大后从事操偶师的启蒙时刻。

  我在1969年到芝麻街接下大鸟与奥斯卡的工作之前,已经做过了几个节目。但实在没想到,至今都超过45年了,我依然还继续在芝麻街做事。

  大鸟这套偶服本质上依然是只戏偶,我的右手臂是它的脖子,我的手掌要控制头部,用小指操控眼珠,上上下下让它看起来像是在思考的表情。然后用它头部不同的倾斜方式,向摄影机表现不同的情绪。我的左手控制大鸟左边的翅膀,右边的翅膀用透明的细线做连动。其实在戏服里面我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什幺事,所以只好绑个小萤幕在我的胸前,这样就能看到观众们所看到现在表演呈现的画面。

  以前每场戏的内容都蛮简单的,所以我可以单靠记忆记住每个步骤、每个环节。但后来节目随着时间演变,故事情节做得更精緻,所以我开始得将台词与剧本贴在戏服里面。

我扮演「大鸟」的日子

  其实一开始,大鸟并不是最主要的角色,创造角色的吉姆·亨森(Jim Henson)跟我说:「将大鸟演的像是乡下俗那种傻瓜就好了。」但对我来说比较自然的诠释,则是让它像个孩子,一个天真的大孩子。所以当我尝试了这种表演方式,吉姆与其他的编剧们也同意了,很快地大鸟的人气开始飙涨,最终成了「国际巨星」。我虽然知道芝麻街大概在160多个国家推出套装影集,但其实我并不知道实际的火热程度,直到1972年我看了一本童书才意识到。那本童书书背上印着当时孩子最爱的卡通偶像,都是些大牌人物:米奇与米妮、唐老鸭、高飞,然后他们竟然都在跟大鸟与奥斯卡开心的跳舞。当下的我只有一个想法:「我的天啊!我竟然能跟米老鼠一起玩!」

  这段日子里,我遇见不少超级巨星,像是詹姆斯·史都华(Jimmy Stewart),甚至还上了《白宫风云》(The West Wing)跟《週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这种节目,跟传奇歌手麦可杰克森与雷・查尔斯一起高歌。有次雷・查尔斯的经纪人问我:「你觉得第二次跟他唱歌的感觉如何啊?」结果我回他:「蛤?我以前有跟他一起唱过歌吗?」这样的生涯其实满容易搞混时间的。我见过八位第一夫人,包括总统欧巴马的妻子蜜雪儿夫人,我还发现原来欧巴马与我是第九代表亲(ninth cousin twice removed),儘管我至今还没与他见面过。六年前,他在我生日时寄给我的一封信上写着:「恭喜你度过人生中的第一个75年!」至今还挂在我的客厅呢!蜜雪儿夫人还告诉我,当家里女儿们发现自己与大鸟有血缘关係的时候,孩子们竟然开心的在厨房兴奋的又唱又跳。

  有次我收到一封来自美国太空总署的邀请信,询问我以大鸟身份参与环绕地球的太空任务意愿,来激励孩子们对太空探索的好奇。但最后因为空间实在放不下大鸟的戏服,所以被克里斯塔·麦考利夫(Christa McAuliffe)取代了。1986年时,我们都注目的挑战者号升空,接着我们看到它在空中爆炸坠毁…六位杰出的太空人与替代我的克里斯塔都意外丧生,地面上的我只能傻在原地哭泣着。

我扮演「大鸟」的日子

  芝麻街依然很热门,特别是在纽西兰、澳洲以及南非,都有着属于自己文化的故事版本。像是最近的一个剧本,鼓励父母让小孩子们,不要害怕那些感染爱滋病的孩子。

  至今我还是在大鸟与奥斯卡的戏服之下表演,但已经不像从前那样长期演出了,所以有不少时间能陪陪老婆,花时间画画。我喜欢画一些大鸟不可能演出的场景或活动,例如去浮潜,或者玩风浪板。

  知道跨足全世界的观众都在看我操控的布偶秀其实蛮惊讶的,现在甚至有一部纪录片讲述我的人生给世人看,但对我来说并不觉得有什幺关係,反正我没有大头症,也没有明星光环,也许是这样的表演让我心灵跟着年轻起来,儘管我已经81岁了,还是时时刻刻表演着像是六岁大孩子一般的大鸟,我想我可能是全世界最老的童星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