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普生活 >皇明监国鲁王圹誌 6月首度回金门展出 >

皇明监国鲁王圹誌 6月首度回金门展出

2020-07-25
阅读指数:569

 「鲁王圹誌」终于要回家了!国立历史博物馆珍藏的国宝「皇明监国鲁王圹誌」,将在今年农曆5月15日、国曆6月9日,鲁王400年冥诞之日,回到金门历史民俗博物馆展出。

 为迎接鲁王圹誌及南明文物返乡,5月10日上午10时,国立历史博物馆、金门历史博物馆,两馆在台北的国立历史博物馆召开展前协调会,金门文化局长吕坤和偕金门文化园区管理所所长卢根阵,以及该活动顾问的报导文学作家暨金门燕南书院院长杨树清、金门美术馆筹备处主任李锡敏、文化部文化资源司司长兼代国立历史博物馆馆长陈登钦及谢世英、林宜君等馆方代表,进行展前工作协调会。国立历史博物馆表示,将全力配合国宝首度回金门展。

 当日会后,一行人特别到国立史博三楼特展室谒鲁王圹誌;随后,下午14时,文化部以「缺角的记忆:不易说的秘密在博物馆」为主题的2017国际博物馆日开幕记者会上,亦正式对外宣布国立史博馆鲁王圹誌,将回到金门展的重大讯息。

 国立历史博物馆于2011年(民国100年)进行古物分级中,「皇明监国鲁王圹誌」以其文献记载价值,「对于台湾南明史的研究有高度重要性」等因素,被公告指定为国宝,且係该馆6万多件文物获评定的仅有5件国宝之一;「鲁王圹誌」将写下史上首件国宝到金门离岛展出,历史意义深远流长。

 金门民间习称为「番薯王」的鲁王朱以海,生于1618年,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第10子鲁荒王朱檀的九世孙,藩封兖州府(位于今山东省济宁市);他虽身为王族,却因明末战乱、清朝崛起,一生流离,最后来到金门,度过生命最后8年时光,并葬于斯,未料重要圹誌一埋就是几百年。

 1832年,金门文人林树梅在金门城东发现一座古墓,当时乡人都称「王墓」,林树梅认定该墓为鲁王墓;1936年抗日战争前夕,金门当地在墓旁建了鲁亭,还邀当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题下「民族英範」,以鼓振当时民族士气;原是反清复明代表的鲁王,在此成了中华民族抗日的象徵。

 823砲战后一年,,国军中校刘占炎率部在金门城城东炸山採石时,发现一座古墓以及一座长方石碑;经由碑上刻着鲁王生平的726字,确认该墓才是鲁王真墓,此碑则为鲁王圹誌,同时出土的还有永曆通宝铸币等;金门政务委员会忧心古物保存,将之移交国立历史博物馆典藏,鲁王圹誌自此与鲁王墓分离,远走台湾。

 金门县府与地方人士多年来曾数度表达想迎回鲁王圹誌,包括20多年前,1994年间,金门选出的立委陈清宝领衔46位立委提案、质询《请历史博物馆归还金门文化县产:鲁王圹誌碑》,时任国立历史博物馆馆长陈康顺承诺,「一旦金门历史文物馆(金门历史民俗博物馆)兴建完成,国立历史博物馆将可比照曾向国外一家博物馆商借慈禧太后画像长期展出的模式,将明鲁王圹誌碑长期在金门陈列展出」。时隔多年后,,国立历史博物馆馆长张誉腾拜会甫就任2天的金门县长陈福海,陈福海再传达、争取,盼让该圹誌回到金门展,重现金门与南明这一段影响国族、台澎发展的重要历史转折。

 2017年适逢金门开基1700年,以及曾寓居金门8年反清复明的皇明监国鲁王朱以海400年冥诞,国立历史博馆考量博物馆法通过后鼓励「大馆带小馆」,又以「金门文物合作策展交流计画」,获文化部全力支持下,决定在鲁王冥诞时让国宝返乡,在金门历史民俗博物馆展出3个月,将成吸引两岸史界重新正视南明史的金门盛事,并可带动金门历史文化观光潮。

 国立历史博物馆表示,博物馆返还文物近年成趋势,但国立史博和金门史博多次协调后,已达成金门史博馆是典藏鲁王圹誌最佳场所的共识,因此鲁王圹誌返乡后仍将回到国立史博馆;但国立史博馆将以3D列印1:1大小比例複製圹誌,并将成品后製旧化且上色,让外观线条与原作尽量拟真,在金门永久展示,好同时兼顾文物遗产保存和教育推广意义。

 金门文化园区管理所所长卢根阵表示,该园区所属金门历史民俗博物馆,为配合国立历史博物馆鲁王圹誌及该馆收藏的珍贵南明文物到金门展,金门史博将从历史与文学视角发挥,以「南明诗韵:鲁王.历史.文学.岛屿誌」为主题,邀请史学者、文学家、艺术家、诗人参与,深化活动文化底蕴。

 国立历史博物馆代馆长陈登钦表示,此次活动为闽台及两岸历史盛会,必须留下记录,国立史博也乐于与金门史博合作,在展期结束前,出版专辑,陈登钦亦将力邀正推动「台湾学」的文化部长郑丽君赴金门出席开幕活动,并与「金门学」开展对话。

 关于鲁王与鲁王圹誌的故事,长期关注南明史,并曾以《番薯王》作品,摘下1998年第11届梁实秋文学奖散文首奖的燕南书院院长杨树清,其在南明文化论坛所发表《南明往事:阅读金门古官道历史人物》文中的描述:「艾瑞丝颱风来袭、桂花香暗飘过,沈埋地底下长达297年的「皇明监国鲁王圹誌」神奇出土。 」

 杨树清引用文献道出,一如凿井发现秦俑的西安杨姓农夫的不可思议!他是一位军人,来自国军五十八师的中校刘占炎,8月19日奉命率部在金门城东方炸山採石;发掘地皮、探取石块,深入地下50公分时,忽有石碑露出;刘占炎直觉是块墓碑,要部属不予破坏;再下掘1公尺余,圹盖现形,长约2公尺50公分,宽约1公尺40公分,墓碑则高1公尺20公分,碑面平滑,未刻一文,墓圹四周用特製三合灰砌成,坚固异常;8月22日,刘占炎本欲参加八二三砲战周年纪念庆功会,身心偶感不宁,向上级请准缺席,整日待在工地,思索着工作进度,必须破除此一古墓,午后三时,他已站墓地旁,计划如何爆破;就在此际,他环顾古墓坐酉向卯,前为古岗湖,右靠梁山;左青龙,右白虎,天然形胜,右前大帽山麓倒塌巨石刻有鲁王手书「汉影云根」,其中「根」字已失;刘占炎顿然有所悟!下令部属慎重其事,保持原状。为一探究竟,仅在碑后1公尺处凿开一小洞,指示中尉谢文澜、士官刘田入内检视,下午16时,「皇明监国鲁王圹誌」探出;伴随圹誌出土,另有遗骸一具、4、5片腐烂棺木、永曆钱币3枚、破磁碗二个及火烧红方砖舖九块。

 杨树清说,鲁王朱以海,字「巨川」,号「恆山」、又号「常石子」,明太祖朱元璋第九子朱檀的十世孙,居然定在亡后297年,以「石破天惊」的方式告诉世人他的身后处;《明史》里「以海遁入海,久之,居金门,郑成功礼待颇恭,既而懈;以海不能平,将往南澳,成功使人沈之海中」的「成功沈王」历史公案终于真相大白;负责撰鲁王圹誌的辽藩宁靖王朱术桂,未见诗文流传,只在施琅攻陷澎湖引清兵入台时漏夜託人送「风来有竹声」墨宝转交,暗示郑成功六子郑宽设法逃生,因着一篇「圹誌」,让胡适博士「想像那位末叶王孙的故国哀思,还应该对他『指日中兴』的梦想寄与无限的同情。」

 杨树清也述及,「南明」,是一个很难界定,充满想像的奇情时代,他以杨云萍教授在《南明研究与台湾文化》书中,指出崇祯甲申(1644年)3月19日,毅宗自缢于煤山,明亡;5月15日,福王由崧即位于南京,以明年乙酉为弘光元年,「南明」的局面由此开启,「自弘光即位至郑氏灭亡,前后40年,我所指的『南明时代』,就是这40年」;南明40年,因为鲁王朱以海、因为延平郡王郑成功作为反清复明的基地,金门意外化身为南明的某个「中心」点;鲁王短暂的45载人生,却是一生的漂流,不能落定;崇祯17年,28岁的朱以海在山东获册封为鲁王,册封使者未到,明朝已亡;随后清兵攻至,鲁王南奔;两度入闽,先是在建立政权的浙江给郑彩接到厦门军营作为政治号召资本,再为郑成功迎至金门藉以稳定军心;监国8年、永曆7年(1652 ),鲁王在金门,疏谢监国号,落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景况,与金门人一起吃番薯,致民间封他为「番薯王」;与鲁王同在金门者,还有宁靖王朱术桂、明室遗臣王忠孝、卢若腾、沈佺期、徐孚远等,此时鲁王最快乐的事,或许就是到金门籍兵部尚书出身的卢若腾贤聚家里作客了;落脚金门后,鲁王还曾来去南澳;永曆15年(1661年),郑成功舟师东征,鲁王未能跟随到台湾,第2年在金门因哮疾、中痰而薨,爱将张煌言哭曰:「孤臣之栖栖有待,徒苦部下相依不去者,以吾主在也。今何望乎!」

 杨树清说,南明,是中国历史最沈重的一页;鲁王,题于献台山上的「汉影云根」,消失的「根」字,又道出了沈重中的沈重;埋藏近300年,今世得以重现的「皇明监国鲁王圹誌」,南明的重量,也尽埋在这块质属玄武岩的圹誌间;「鲁王自鲁而浙而闽而粤,首尾共计18年,间关海上,漂泊诸岛,力图光复,一旦违别,也代表明祚之告终。残留天地之间的,也只是这『汉影云根』的摩崖石刻,碧海丹青,永留海澨,徒供后人之凭弔惋叹了,最后,谨录清人黄家鼎〈金门弔明监国鲁王〉诗句,以为结尾:『大厦倾难独木支,人心推戴见当时,中兴一旅思龙种,遗老孤忠泣豹皮,跋扈将军空寄命,崎岖海岛孰持危;残棋已覆犹争劫,宰树苍凉启后疑。』写至此,蓦然惊见一个落寞身影没入苍茫海天之中,远远地,悠悠地,传来一声广远的叹息!」

 2008年,佛光大学历史所教授卓克华在《古迹·历史·金门人》书中写鲁王这一段: 从古蹟的视角切入金门人的历史与人文,史学与文学的碰触交融,让卓克华教授在冷峻的历史之眼下,又带感性的土地咏叹,在他严肃考察鲁王朱海留下的「汉影云根」摩崖石刻后,收笔前,忽又忘情地挥写着,「蓦然惊见一个落寞身影没入苍茫海天之中,远远地,悠悠地,传来一声广远的叹息!」 「广远的叹息!」 一个末代王朝的背影、一个末路王孙的悲情,尽在「番薯王」朱以海的「汉影云根」里,承受南明历史的载重量。
(金门史博馆提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