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烛生活 >数位之昼与纸本之夜:数位时代解放文字的「阅读」──郝明义谈「 >

数位之昼与纸本之夜:数位时代解放文字的「阅读」──郝明义谈「

2020-07-12
阅读指数:586

数位之昼与纸本之夜:数位时代解放文字的「阅读」──郝明义谈「

数位浪花拍打上岸,习惯的文字爬格子变成一种在键盘与萤幕上飞舞的电子资料,这个时代中,如何将纸本阅读习惯或方式转型与更动,成为台湾商务印书馆「大师的学徒:关于阅读的技艺与学习」系列讲座的课题之一。

大块文化出版的董事长郝明义先生担任本场「数位与网路时代的阅读」座谈讲者,先从历史角度出发,他剖析,人类想要传递讯息不是非得读书不可,在文字发明前不管是壁画、符号的纪录都能够帮助先民了解世界与经验传承。

不读书,人生一样可能会面临重大的转变,不只是造就个人人生的转捩,也可能呈现跨时代的文化震撼,他举了朱邦复与顾鸿明的例子,他们分别因为一场恋爱的失落与跟友人深度的促膝长谈,转而往特定领域钻研与创造,最后成就了第一个电脑中文打字的仓颉输入法以及清末民初的思想大儒。

「那幺,为什幺还需要阅读书籍?」郝明义话锋一转,文字其实只发明了几千年,更别提后期的纸张与印刷术,然而全人类却在各种文明中都为其疯狂、着魔的使用。他列出两个重点:首先是便宜,比起羊皮竹简,纸张的生产与印刷显得更廉价与轻便,让知识能够迅速普及传递。再者,他说书籍最美好的是方便──对于经验传承的便捷。「你不必再花个几年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才知道刻骨铭心,或是得深刻的亲自体验人生,透过阅读书籍,读者能够很快的阅览作者浓缩的生命经历,同时为自己找到一部份解答。」

如同印度圣雄甘地,他在火车上接过友人随意给他的一本《给未来者言》(Unto this Last),翻阅后深受启发,从此他知道自己的人生将会不同。

就讲座主题书《如何阅读一本书》来看,书籍的功用被分为三种:知识、文化以及娱乐,「用古人的话来讲就是黄金屋、千锺粟以及颜如玉。」郝明义笑说,然而在数位时代之下,网路能够提供的娱乐性逐渐扩张,间接的压缩到了纸本知识的传递功能,甚至几乎能够以多媒体的方式汰换掉许多纸本书籍能供给的知识,例如深读笛卡儿在《谈谈方法》(普遍译为《方法论》)中关于心脏结构的篇章,不如上Youtube搜寻一段心脏生医短片,三分钟就足够清楚明了。

你能在影音网站中找到乐器教学影片、技能示範、知识解说……传统纸本可以给予的内容似乎都有了更完善的呈现方式。

「另一方面还有TED演讲的盛行。」郝明义道,从前荷马吟游诗人传唱史诗的方式被文字与书本取代,现在经过了数位时代又再次转型成为口述,「以往要看一本书才了解的经历或最新的思想观点,现在经过TED的讲者不到二十分钟的演讲,你就马上能够理解。」

资讯交流迅速,配上网路与社群的结合,曾经需要个人深度阅览的知识现在可以透过互联网同时协力创造。这些开创性的多媒体演进打开读者的感官,将以往被「阅读文字」侷限、封闭的听觉与触觉解放,更多面向的去感受新知。

然而对于数位时代铺天盖地的浪潮,最多人惶恐与担忧的是「传统的纸本书会不会全面被汰换掉?」自己经营着出版社的郝明义常常被问到这个问题,他反覆思考后想出一个有趣的说法:数位阅读就像是白天,鲜活、动态并且具体;相反的,纸本书就像是黑夜,需要一个人安静孤独的反覆品味,而两者的关係会是轮替与互补,不会是全然的取代。

由此,他对于纸本出版还怀抱着信心,毕竟数位怎幺具体也无法完美真正形象化文对于文字的想像,像是林黛玉这个角色,一百个人心中就有一百种她的样貌。却也可惜的是,目前教育体制的填鸭式压力下,阅读像在坐牢、教科书像是维他命,这种对于文字想像的热情以及一探究竟的慾望都被扼杀,新一代的学生对书本感到害怕、更别提主动找书来看。

「从前的白天有限,有了电灯后开始每天熬夜,但不管熬多久总是得回来睡觉。」郝明义巧妙的比喻,更利用阴阳概念来强调这两者的共生与互补,纵然眼前不论在大环境或是阅听习惯改变的状况下,他依然乐观,毕竟唯有在黑夜时,烟火才得以在天央上绽放璀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