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烛生活 >母亲参加婚宴穿着「寒酸」被嘲笑,父亲说了「三句话」让母亲瞬间 >

母亲参加婚宴穿着「寒酸」被嘲笑,父亲说了「三句话」让母亲瞬间

2020-07-18
阅读指数:523

母亲参加婚宴穿着「寒酸」被嘲笑,父亲说了「三句话」让母亲瞬间

读大一时,寒假回家,因为是坐火车,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五点了。母亲站在稀薄的晨雾里,用手遮成帘,眯着眼,满脸的笑意。看到我,小跑过来拿过我手中的行李,就这一个细微的动作,我看到了她手上皴裂的口子,虽贴了白色的胶带,可还那幺的醒目而又触目惊心。我立马夺了过来,母亲看了看我,顿了几秒话题一转,问,「饿坏了吧,回家给你打荷包蛋吃,瞧,北京的伙食也不好,看把我儿子给瘦的。」说这话的时候,单薄的母亲像是不远处柿树上那一片叶子,在冬季乾冷的寒风中摇摇欲坠,我随时担心她会走着走着就那样倒下了……

说话间,进了家门,母亲立刻钻到了厨房里。我仔细看了看院落,有用荆条编製半成品的竹椅子堆在墙边,有四处啄食打鸣的公鸡跳上藤架,还有不合时宜吼吼叫唤的两头猪在猪圈里摇着猪尾巴儿。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是院墙上风黄了的丝瓜和梅豆角,因为长的位置高,够不到,于是就任由他们过冬,因为被霜打的缘故,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白。

母亲端着荷包蛋进屋的时候,一共是8个,我简单吃了仨,剩下的给她。她却摇了摇头,「放到这里,等你饿了,我给你温温。」我说,「那你呢?」母亲说,「有昨天晚上的剩饭,面片儿……」我看了看母亲的碗里,都已经烂成面沫沫了,看着就难以下咽。也许是意识到了尴尬,母亲让我先去睡一会儿,也许是坐火车太累了,我也就进了偏房睡下了。

中午的时候,我问,「我哥呢?他是住校了吗?是不是成绩没考好啊。」母亲赶紧说,「不是的,你哥很优秀。」我说,「好吧……但愿如此。」其实,我心里是有答案的,哥哥自从考上了军校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因为专业不对口,学习一落千丈,除此,他竟还谈起了恋爱,在我们哥俩书信往来中,他给我看了那姑娘的照片,是地方大学的,两个人爱的如火如荼。这个寒假,他挂了两门,所以寒假没有得以回家。我没忍心告诉母亲,她太辛苦了,如果让她知道儿子不争气,贪玩,心思外用,她会有多寒心。

下午两点的时候,父亲在工地上回来了,说邻村老张家儿子结婚,让母亲换套乾净的衣服,跟他去参加。我看得见母亲眼里的惊慌和不安,她去了自己房间,打开衣柜,不由得叹了叹气。还是那几件衣服,都穿起毛了,再说也不时兴了。自从我和哥哥读初中后,连续六年了,母亲都没捨得添一件新衣服。仅有的一件,还是她嫁给父亲的第三年,她狠狠心,咬咬牙,用了80元(约400台币)买了一套呢绒褂子,通常只是年三十和大年初一穿穿,当晚就脱下来,洗了,熨的整整齐齐给叠起来。

父亲催促她,「快点吧,时间来不及了,咱们欠老张家的有人情儿,今天一定不能缺席。」老张家是我了解的,是父亲的小学同学,我和哥哥读书,只要没钱就去他们家借。母亲最终还是穿上了那件呢绒衫,父亲眼里有泪,趴在母亲耳边悄悄说了句话,我听得不大清楚,但是看出来母亲眼角却湿润了。

参加婚宴的有很多人,席间不知道是谁说起了话,「哎呀,老嫂子,这衣服穿了有十几年了吧。」母亲当众一下子脸就红了,变得十分不安。接着她看了看对方,穿了今年最流行的大红色羽绒服,看起来就像年轻了十岁不止,可事实情况是母亲比对方还要小上三岁,但父亲年龄大,所以都喊她」老嫂子「。一人引起了话题,接下来更多的人加入了「酸人」的行列……「老嫂子真是不容易,两个儿子,能不穷嘛,我从来都没见你赶过集市买过菜和肉。」「是啊,你看看这呢绒褂子都快开线了,真不能再穿了,老土了……」「是啊,你看我儿子早早的就不上学了,去了广州,瞧给我买的这一身。」……母亲眼里无不羡慕,她知道大家彼此都是老邻居,并无恶意,所以也都只是笑笑。

父亲一直在一边喝酒,实在听不下去了,站起来说,「我是有两个儿子,可我儿子争气啊。大儿子在长沙国防科大读书,是中国最好的军校;小儿子今年考上的北大,中国最好的大学。我为我儿子们骄傲,很快会翻身的。」父亲做梦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三句话,让全场所有的人都惊住了,因为在我们这个镇上,考上大学的都会很稀奇,何况还是中国最知名的两所高校,竟然出在了一个家庭里,还是弟兄俩。毫无意外的有人带头热切的鼓起了掌,不断有人过来为父亲敬酒,母亲脸上笑开了花,刚才还嘲笑她的主儿也主动拉起她的手,交流孩子的学习经验……母亲可以说是全场除去新娘子最为瞩目的角色。

父亲喝的大醉一直到晚上8点,被母亲给搀扶住踉踉跄跄到家的,进家门,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老子是穷,可是儿子你争气啊,真给老子脸上长光。」母亲看了看他,又看看我,「前三十年看父敬子,后三十年看子敬父,儿子你给我记住。」我含着泪,点了点头。

次日,我把这件事儿和母亲的话,告诉了大哥,他在电话那端沉默了很久,「弟,对咱爸妈说声对不起吧,我没有认真读书,荒唐了。」我说,「你才大二,还来得及。」……

一眨眼,我毕业六年了,哥哥毕业七年了,前天,母亲生病住院,一直昏迷不醒。我和哥哥赶紧回到老家的医院去照顾她,不觉间说起了这件事儿,顿时内心各种内疚惭愧。现在我哥俩能行了,想让她穿好的,吃好的,可母亲却……想起这里,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只能是做儿子一辈子的遗憾。

只希望母亲能早点醒来康复,让我们尽孝。

相关阅读: